灯笼草

少天中心杂食

【喻黄】(番外2)双向单恋

太甜了!!!

桃花饼:

翻到了《双向单恋》出本里的番外,发现已经完全忘光了,于是津津有味地看起来……有种捡到掉落的感觉。


一个后日谈,基本都是甜的。


忘了剧情的可以随便重温一下,不看前情好像也能看。


1234567番外1





PartA  直喻弯黄那条线。




这几天黄少天走路都在飘,嘴角都快咧到天上去了,屁股后头仿佛有根无形的大尾巴正欢乐地摇动着。


郑轩忍不住问:“黄少,你这是怎么了?中五百万了?”


“去去去去去。”黄少天笑呵呵说,“我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会在意什么五百万中奖吗?”


然后又欢乐地飘走。


宋晓也戳戳郑轩:“咱黄少这是怎么了?中邪了?”


郑轩:“我哪知道,是不是后遗症啊,真是压力山大。”




黄少天车祸撞到头的事大家都知道,一度还担心过黄少天醒不过来。


好不容易等到黄少天出院归队,大家都发现这个黄少天似乎……太欢乐了一点。


“肯定是车祸后遗症,这怎么治疗啊。”


“现在买点补脑的药还来得及吗?”


“……但黄少今天日常练习输出都是第一啊。”


“……”




至于黄少天本人,对队友们的议论根本毫不在意,他这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反正他们都不懂,嗯,也不需要他们懂!


“少天。”喻文州从经理室出来,笑道,“忙完了,我们走吧。”




这是他和喻文州交往以来的第一个约会。


想想还觉得有点不真实,持续了这么久无妄的爱恋,原本甚至已经决定要放弃,谁知道柳暗花明又一村,喻文州真的决定接受他了。


如果说那晚还担忧过喻文州是因为愧疚之心,一觉醒来黄少天就决定不论如何先接受了再说!


他本来就是个喜欢向前看的人。


不管喻文州是否真心彻底接受他,愿意尝试总是好的。


就算喻文州最后还是不能接受,至少他努力过,他们努力过。


不是黄少天想想得这么悲观,是把最糟糕的状况预料到,那么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会那么难堪。




从在烤肉店坐定,黄少天就想表现的像个好对象。


不止绅士十足的让喻文州先点单,趁着他看菜单的时间,黄少天迅速起身去拿了前汤玉米粥、调料,还帮喻文州涮好了杯子。


等喻文州转过头看向他,黄少天立刻坐好,冲着喻文州笑嘻嘻。


喻文州看了一眼桌面,笑:“谢谢少天。”


几盘五花、牛羊肉上来,喻文州刚想伸手去拿夹子,就被黄少天先抢过:“我来我来!”


接着,仿佛有人跟他抢似的,黄少天狂暴手速把一盘子五花肉快速摆到了烤盘上。


喻文州只好笑笑,拎起一边的茶壶正想倒,黄少天又说:“哎,我来我来!”


这时候黄少天甚至开始庆幸起了自己的手速,每每能抢在喻文州之前下手,他实在太珍惜这个机会,想把一切都做到最好,甚至顾不上自己的表现实在太过殷切。




酒足饭饱,喻文州起身去上洗手间,黄少天暗搓搓琢磨着去结个账,那这顿饭也就完美了。


走到收银台却被告知:“先生,你们这桌已经结过了。”


“什么?”


黄少天一转头,就看见擦着手从洗手间出来的喻文州:“你……”


喻文州:“被你照顾了一顿饭,总让我做点什么吧。”


“可是……”就像是做好一切准备,结局却功亏一篑,黄少天简直抓狂。




“不行,我们再去吃点什么吧。”他拽着喻文州,急切地说。


喻文州被他拽着走出店,沉默了一会,才说:“用不着这样。”


“少天,你用不着这样。”


喻文州一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黄少天就心里凉了半截,那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冷静的、理智的、不动声色的喻文州仿佛又回来了。


不用这样,他要怎么样?




黄少天站定,被喻文州反握住手。


“……你的努力我都收到了。”喻文州叹了口气,“但我要的不是这样。”


“那……”


夜晚的街头,路灯闪烁,车水马龙。


喻文州很认真地看着他:“既然决定接受你,就不需要你一味的为我付出。”他紧握住他的手,“做平时的你就好,以前没有告诉你,看你刻意对我示好的样子,我会难过……相信我,既然握住你的手,我就不会轻易放开。”


“对我有一点信心呀,少天。”


黄少天小声辩解:“……我没有刻意啊。”


他确实想这么做。


想在喜欢的人面前表现的更好,不是人之常情吗?



喻文州也很无奈。


要怎么办啊?


到底要怎么把他的少天宠回原来的样子。


对喻文州来说一时间竟然还有些棘手。


喻文州又叹了口气道:“如果你非要坚持的话,那我只好……”


“只好什么?”


人来人往的街道边,周围都是嘈杂的人声、鸣笛声、脚步声,夜幕掩盖住城市夜晚的喧嚣,晚风拂来,昏黄路灯照亮角落。


喻文州扣住黄少天的十指,另一只手扶住他的后颈,深深吻了上去。




他就只好和黄少天比比男友力。


好在,这方面喻文州还是很有信心的。








PartB  直黄弯喻那条线。




交一个男朋友和交一个女朋友的区别,黄少天暂时分不大出来,但最强烈的感觉就是,轻松。


和女生谈恋爱的时候,总是要小心呵护,注意说话,再忙也要抽出时间去陪,一句话触中对方雷区,就有可能惹来一顿争执,比如“你最近是不是胖了”,哪怕只是一句无心之言也可能会让对方瞬间翻脸。


但喻文州不会。


他跟喻文州说:“你最近是不是胖了?”


喻文州愣了一下,便笑道:“是吗?可能是因为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忍不住多吃了一点。”说着,他又过来捏了捏黄少天的胳膊,“你也该多吃点。”


既自然又舒服,熨帖无比。




再比如说,黄少天晚上突发奇想想去吃火锅,喻文州说好,接着就拿手机搜索最近的火锅店;黄少天周末想跑出去爬山,喻文州就从柜子里把登山包翻出来,顺便准备好矿泉水压缩饼干巧克力登山鞋等等;黄少天想看电影,喻文州陪他,黄少天想溜冰,喻文州陪他……


似乎无论黄少天想做什么,喻文州都能笑着说好,他甚至怀疑,如果他跟喻文州说他想去月球,喻文州都会认真研究宇航员的招收标准。


林林总总,黄少天竟想不出喻文州什么不好来。




他问喻文州:“你就不觉得……我很麻烦吗?”


喻文州:“会吗?我不觉得呀。”


表情坦然,态度自然,半点不像在忍耐。


明明只谈了不到一个月的恋爱,他们却好像在一起很久似的,直接过渡到了老夫老夫阶段。


或许这么说也不对,他们原本就在一起很久,不过是从朋友过度到了恋人这个阶段。




起初黄少天真的觉得自己会不适应,他直了二十多年,性幻想对象从来都是前凸后翘的大美人,喻文州虽然长得不差,但问题是,和他一样是个前后都平的男人,和黄少天幻想过的女朋友形象相去甚远。


两人第一次真正接吻的时候,黄少天还紧张地闭上了眼睛。


蜻蜓点水是一回事,但舌吻又是另一回事,他怕自己万一接受不了,伤害到喻文州。


结果喻文州把舌头伸进来的瞬间,他脑子就炸了。


不是恶心的,是刺激的。


喻文州松开他的唇,问他感觉怎么样,黄少天脑子晕晕乎乎的,没回话,只觉得被打断非常不爽,于是拎着喻文州的领子继续亲。


大概十分钟后,黄少天硬了。




意识到这件事,黄少天是拒绝接受的。


鬼鬼祟祟找了两本男模杂志看,他对着那些长相身材都一流的男人毫无感觉,想象和他们接吻或者身体接触,黄少天就一阵头皮发麻。


然而,再去看那些性感的女模特写真,他还是会有反应。


很快黄少天意识到,自己不是变成了同性恋,他只是……喜欢上了喻文州。




——喻文州的话,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可以。




大抵就是这样的感觉。


如果有朝一日黄少天弯了,那么对象只可能是喻文州。




他问喻文州:“队长,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很早吧,有时候我都觉得我已经暗示了够明显,可你始终没有发现……”喻文州苦笑,“想对你做很多事,但一直拖了很久都没有去实践,比如说……”他牵起黄少天的手,在手背上啾了一下,“这样。”


黄少天的脸颊微红。


“曾经试想过要放弃,不是因为胆怯,是因为你。”


“我不想你为难。”


喻文州笑笑:“但原谅我自私的还是想要和你在一起,不想把你让给任何人。”




黄少天还有点不适应这样感情外露的喻文州,脸颊一时变得更红:“哪有什么自私不自私,如果真不能接受我也会拒绝你的啦。”


喻文州握住黄少天的手更用力:“所以现在我很珍惜,有点受宠若惊。”


虽然他看起来完全不像受宠若惊的模样,但黄少天却觉得一阵心安,不如说这才更像是他认识的喻文州,冷静、 理智,像根定海神针一样。


这样的人,却喜欢着他。


黄少天没好意思跟喻文州说,其实最开始觉得受宠若惊的不止他一个。




“晚上想吃什么,我都可以。”


“不知道。”黄少天琢磨,“去吃日料?”


“行啊。”


“那去吃牛排呢?”


“也行啊。”


黄少天忍不住道:“你别……都这么顺着我,你自己想吃什么啊?”


“我都喜欢。”喻文州笑了笑,“我没跟你说吗?只要是你喜欢,我都喜欢的。”






fin.

评论(2)
热度(2544)

© 灯笼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