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笼草

少天中心杂食

【全职/叶黄】无法言喻 04

OOC有,狗血有,BUG有,慎入啊

这文已经被我写成了裹脚布一样的东西‘汗

不过总算叶黄有点进展了哈哈哈

爆字数的一章送上

-----------------------------------------------------

04

 

“你暴露了。”

这天叶修刚一上游戏,一条消息就弹了出来。

“嗯?你谁?”叶修回道。

那边立马炸了。

“靠靠靠,是我是我,少天!”黄少天很郁闷,叶修这过河拆桥的本事简直登峰造极了。

“呵呵,逗你玩呢。怎么的哥也不至于忘了剑圣大大雪中送炭的恩情。”屏幕前的叶修叼着烟,嘴角扬成很好看的弧度。

逗、逗我玩?黄少天怒了,这家伙当我是猫吗?

“去死吧你,要不要脸?谁给你雪中送炭了,我们可是敌人、敌人!老叶你必须注意措辞啊,我们队长可在我身后呢。”

“呵呵,这么说小流木就是你的事情也暴露了?”

“那当然,我们队长的厉害你是知道的。”后面还附上了一个特得瑟特骄傲的表情,看得叶修莫名的不爽,烟灰一抖都掉落到键盘上了。

“可惜是手残。”他回道。

“……你这些垃圾话对我们队长是没有用的!!”黄少天对叶修竖起了中指。

“对你有用就行。”叶修笑得特淡定。

“靠靠靠靠靠,这天没法聊了!来来来竞技场走起!有本事跟我大战三百回合!”

“虐你还用三百回合?分分钟打得你跪地求饶。”

“SHJDKILJK”一堆乱码送出,一看就是黄少天怒拍键盘的结果。

“队长这能忍吗?能忍吗?就算我能忍你也不能忍啊……”黄少天回头看着喻文州,眼里燃起熊熊战火。他已经打定好主意,只要队长同仇敌忾他立马组织站队精英去把叶修给集火回老家,反正他这么猥琐,根本不用跟他讲江湖道义。

可喻文州只淡淡一笑,“我能忍啊。我就是手残他也没说错。”说话的语气还特别理所当然,让人无法辩驳,“问他愿不愿意和手残PK。”

黄少天很快把消息发了过去,没想到叶修倒是很爽快的答应了。

黄少天起身把位置让给喻文州的时候嘴里不停的嘀咕:跟我PK的时候咋就没这么爽快呢。

 

流木和君莫笑的正面对决,虽然君莫笑有着级数上的优势,但在场看着的人都心知肚明,即使这级数的优势在流木身上,结果也不会因此改变。

喻文州倒是并不太在意这一边倒的窘境,他一边不紧不慢的操作流木诱使君莫笑更多的显示出千机伞的技能,一边气定神闲的和同样气定神闲的叶修探讨着散人的优劣和千机伞的发展。

而叶修也不吝啬的展示着散人的技能,毕竟能得到喻文州这样素质的选手的意见对千机伞的定位发展也不是什么坏事。

不过他言语虽平和,下手那是真狠。

20个伪连,打得喻文州苦笑着干脆手离键盘连招架都不去尝试了。

叶修心里觉得很是舒坦。

黄少天在身后看得目瞪口呆,一连串技能闪现毫无空隙势不可挡,眨眼间的功夫流木已经灵魂出窍,视线一片灰白了。

为实验献身,死得那叫一个惨烈。

“这个禽兽!”黄少天咬牙切齿。

流木刚死,叶修那慵懒的得欠揍的声音就在竞技场里响起了。

“行了手残,换那个话唠来跟哥唠两句。”

喻文州又把位置还给了黄少天,自己默默的走开了。

“干嘛?”黄少天戴上耳机,气鼓鼓的说。

“下个月西湖豪华游剑圣大大不来一发?哥当免费导游还提供免费食宿。”

“就你?免费食宿不会就是方便面和你那小黑屋吧?还有你当导游?确定不会一整天就在网吧呆着打游戏,到时候随便拿张西湖的照片就把我给打发了?”黄少天翻翻白眼,对于叶修的没下限他可是见识过的。

“反正一月初H市有雪,爱信不信。”

“你包我机票我就来。”

“那你别来了。”

“靠!你有没有诚意有没有诚意!”

“当然有啦,你看我真诚的眼睛。”

“那你包机票……”

“……那你还是别来了。”

“卧槽!”黄少天大骂出声。

“剑圣大大智商拙计啊,反正你下个月也要去S市参加全明星周末,干脆就让俱乐部帮你订提前一点的机票呗,S市到H市又不远,高铁俩小时的事情,到时候哥去车站接你。”

“那高铁的钱……”

“一路顺风!”叶修飞快的说完就让君莫笑下了线。

黄少天足足在电脑面前骂了叶修半个小时,不带重复字儿的。骂完了之后他还是乖乖的去找了经理谈要请假的事情。

结果当然是……被经理大骂一通灰溜溜的跑出了经理办公室。

“靠靠靠,全明星周末前又没有比赛,干嘛这么小气啊,就是请个几天假而已,天天训练人都要练吐了我去。诶,队长你说我要是说我哪个亲戚去世了队里是不是就会允我假了?嗯就这么办!选谁好呢……最好选个远方亲戚的这样比较不容易穿帮……”黄少天摸着下巴思索着,一个人就这么念念叨叨的走远了。

“黄少这是要去见谁啊,这么毒的理由都想出来了。”郑轩从训练室里出来,正好听见黄少天的自言自语,于是好奇地问喻文州。

“他这是要去见叶秋吧。”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的背影,说道。

黄少天和叶秋的关系是圈子里出了名的好,所以郑轩也没有表示很惊讶,只是摇摇脑袋笑着调侃道:“这黄少这么喜欢叶秋前辈,叶秋前辈知道吗?”

“呵呵,我估计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喻文州也笑了笑。

“嗯?”郑轩怔了一下,他觉得刚才队长的笑容里好像多了一些笑意以外的东西,可还没等他想明白就被喻文州招呼着进去继续训练了。

 

后来大概是经理实在是对他的软磨硬泡不胜其烦了,扶着额角准了,还特许他早几天走好给自己的耳朵一个疗程的恢复期。黄少天开心得就差抱着经理亲了,拍着胸脯保证这个赛季一定再给蓝雨抱个冠军回来。

黄少天哼着轻快的曲子收拾着换洗衣服,喻文州看着他忙碌的身影不由失笑说这H市每年都要飞上好几回,怎么一到你这里每次都跟第一次去似的。

黄少天回过头来笑得阳光灿烂,说这次难得是叶秋那家伙主动邀请,不去也太不给面子了。

呵呵,也是,毕竟是前辈。

我要狠狠的敲他一竹杠!黄少天这么说着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更大了,哼着的曲子也变得更欢快了些。

看着黄少天那副快乐得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的样子,说不上为什么喻文州就想叹一口气。他拍拍黄少天的肩,对他说少天,为了你好,你最好学会怎么拒绝叶秋。

 

结果黄少天在全明星周末开始前一周就着陆H市了,比叶修预想的还早了几天。

“没想到你这么积极来见哥啊。”叶修帮黄少天拎过手中的旅行包,一脸得意的笑道。

“滚滚滚滚滚,谁想见你啊,今天过来机票打折懂不懂!!”黄少天回道,他头上扣着一顶鸭舌帽,大大的墨镜挡住了他大半张脸,也挡住了他恼羞的红晕。

叶修手脚麻利的将黄少天推进了出租车的后座,跟着把他的旅行袋往里一扔,然后自己也挤了进去。

两个大男人再加一个大旅行包,小小的后座空间一下子被塞得满满的。

黄少天和司机师傅的嘴角都不由得同时抽搐了一下。

“喂喂老叶,前面明明有位置干嘛非要过来跟我挤啊,以为自己身材很好吗?”

“你懂什么,副驾驶座不安全。”叶修摇下车窗,塞了一只烟在嘴里,淡定的回答。

司机师傅的嘴角再次抽搐,透过后视镜幽怨的看了他一眼。

叶修最终还是没有带黄少天去挤他在兴欣的储物间,而是在离网吧不远的一家环境不错的酒店给他定了一间房。对此他的理由是可不想被其他人发现毁了他一世清白。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说该担心的人是我才对!

叶修笑笑也不和他贫了,看了看时间说:“我要回网吧露个面了,下班了再过来找你。”

“你说你也没个手机什么的,我要怎么联系你啊。”

“等着哥来联系你不就行了。”叶修说着就要离开。

房门半开他的手还握在门把上,却忽然停止了动作,站在那里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老叶你咋了?被点穴了?”

叶修却突然笑了起来,“我说这场景即视感怎么这么强呢,完全就是老公在外面藏情人啊有没有?”

“滚!!”枕头抱枕连带着床头的收音机一股脑朝叶修飞了过来。

叶修赶紧身形矫健的从门缝里溜了出去。

 

从G市到H市的航班,黄少天熟悉得都可以掐着秒表倒计时着陆时间了。不到俩小时的飞行时间其实并不怎么累。他此刻无所事事的躺在干净柔软的大床上,耳朵里塞着耳机,一首舒缓的粤语歌正流入他的脑海。他侧头望着窗外H市冬天有些阴暗的天空和那些在风中瑟瑟发抖的树叶,听着歌词里也正好唱着冬天里一个人的旅行,他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翻了个身,他就这么戴着耳机睡着了。

后来他是被一阵难以忍受的瘙痒给弄醒的。不耐烦的揉揉鼻子,睁开眼睛的瞬间就看见叶修那张比平时放大几倍的嘲讽脸。

他惊叫一声猛地坐起,结果动作太快导致他的脑袋一下子和叶修的撞在一起,发出听起来就很疼的一声闷响。

“哎哟!”两人异口同声的叫了出来,各自按着额头都是一脸怨恨的盯着对方。

“你做什么!”叶修觉得自己真是遭了无妄之灾。

“你才做什么呢!靠这么近想死啊!”黄少天也不甘示弱的骂道。

“我来叫你起床啊!”叶修无辜的举起手上那一小撮草,刚才他就是用这玩意儿骚扰黄少天的鼻子弄醒他的。

黄少天脸黑了下去,他妈的真把老子当猫了啊。

叶修也不管他,走了几步把手里的草插回花瓶中,转身道:“睡了一整天了,肚子该饿了吧?”

听叶修这么一说黄少天才发现窗外的天色早已暗了下来。深蓝色的天空背景下只能隐约看见漆黑的树影映在窗上。

他摸摸肚子,还真有些饿了。

叶修顺手将黄少天的外套扔到床上,“还不快起来,哥带你出去觅食。”

一听吃东西黄少天立刻精神百倍的从床上跳下来,随便将外套一套就要推着叶修出门。

叶修皱着眉头看了眼黄少天单薄的造型,无奈的想这家伙真是一点都不吸取教训,于是他将黄少天放在柜子上的帽子重重的扣在他头上,压得太低甚至挡住了他的眼睛。

“喂老叶你就不能温柔点?”黄少天抱怨着,将帽子上移了点就看见叶修取下自己脖子上的围巾,套在了他的身上。

“你要是感冒了我估计我会被蓝雨追杀。”

黄少天撇撇嘴说:“我才没你那么弱呢。”他却是将围巾裹得更紧了些,恰恰遮住自己止不住上翘的嘴角。

 

叶修带黄少天去的是一家离兴欣不远的大排档,他跟那里的郑老板关系不错,他一出现还没开口,郑老板已经向厨房下了单子,全是叶修平时爱吃的。

“这次做双人份的,其中一份少放点辣椒。”

黄少天口味偏清淡,这是叶修知道的。

虽说已是深冬时分,一到夜里大排档的生意还是好得不得了。还算宽敞的棚子里杂乱无章的架满了电线,挂满了已经有些发黑的灯泡,虽然有些昏暗但大数目的灯聚集在一起倒也显得灯火辉煌。再加上食物的香气热气还有不绝于耳的人声鼎沸,热闹的让人一点也感觉不到寒冷。

叶修点了一只砂锅,让郑老板在下面架了一只铁架,铁架下点燃一只蜡烛,这样砂锅就能一直保持着温热的温度,那烟气弥漫在两人之间,摇曳得有些暧昧。

“这个好吃!那个也好吃!老叶老叶,这蟹黄包和我们那的虾饺有得一拼啊!”黄少天狼吞虎咽起来,手上的动作不见停,嘴上的动作更是停不下来。

“我说你这是在蓝雨被虐待了还是怎么的。”叶修笑道,将自己那份也推到黄少天面前。

“老叶你不吃啊,不吃给我吃!”黄少天也不客气。

这时郑老板托着一个托盘,笑盈盈的走了过来。

“老叶这你朋友啊,第一次见呢。”郑老板打着招呼。

“是啊,”叶修用手挡着嘴,神情哀伤的小声跟郑老板介绍黄少天:“远道而来特地过来投奔我的,身世特可怜。”

黄少天那副饿鬼投胎的样子让郑老板对他的身世深信不疑,朝浑然不觉的黄少天投来同情的目光。于是黄少天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被郑老板在今晚的账单上打了个五折。

郑老板从托盘上拿下两杯黑乎乎的东西。

“独家特酿葡萄汁!纯天然的哦!”

郑老板刚离开,隔壁桌的一小姑娘就蹦蹦跳跳的几步追上他,一脸羡慕的指着不远处叶修和黄少天手上的果汁,也来跟郑老板讨果汁喝了。

郑老板却笑着拒绝得很干脆:“你还小,不能喝带酒精的东西。”

谁知他话音刚落,那边就传来叶修一下子趴倒在桌子上的声音。

 

黄少天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叶修弄回酒店,将人往床上一扔,自己也精辟力尽的累的要摊倒了。

可是叶修此刻呈大字状豪迈的霸占了他的整张床,脸上还带着微红,嘴唇微张着呼吸,睡得那叫一个舒适安详。

黄少天怎么也没想到堂堂叶神居然喝饮料也能喝醉,这让他感到又好气又好笑。他将屋子里的暖气开得很足,为了让叶修睡得更舒服一点他脱下了他的鞋子和外套,小心翼翼的牵过被子盖过他的胸膛。

后来又打湿了毛巾轻轻的敷在叶修微烫的额头上,冰凉的舒适感让叶修在睡梦中也舒服得瞎哼哼。

呵呵,明明你自己比我更像一只猫。黄少天就这样趴在床沿上看着叶修熟睡的脸,轻轻的笑了。

其实这家伙不开嘲讽的时候看着还挺顺眼的,至少一点也不比周泽楷差。黄少天想着,手已经不由自主的覆上叶修的额头,似乎是感受到手掌的热气传来,叶修的眉头微微蹙了一下。

黄少天觉得好玩,调皮的用手指拨弄着叶修的眼睫毛,睫毛跟着一颤一颤的,眉头也渐渐皱紧,看着叶修越来越纠结的表情黄少天吃吃笑着滕了一只手出来就要去找手机,给叶神拍个特写照。

结果等他摸出手机回过头来准备拍照时,床上的人已经睁开一双迷蒙中带点忧郁,忧郁中带点疑惑的眼睛直勾勾的望着他,吓得他手一软,手机啪嗒掉地上了。

这还不是最尴尬的,最尴尬的是他一只手还以一种抚摸状停留在叶修脸上!

黄少天干笑了两下,赶紧就要收回手,却没想到床上的人速度更快,他一不小心就被叶修带着跌在他的身上。

四目相对,他们从来没离对方如此近过。

黄少天脸涨得通红,他急喘着气,胸膛随之大幅度的起伏,他想要避开叶修的眼神,却被那人硬生生的掰回来,强迫他与自己对视。

然后叶修就就着已经伸出的手,按下黄少天的脑袋,就这么深深的吻住了他。

黄少天一瞬间脑子空白。当他的意识再回来时,他发现自己已经在近乎疯狂的回应着叶修了。

他忽然想起喻文州对他说起的那句话。

 

少天,为了你好,要学会拒绝叶秋。

 

当时的他犹一头雾水,不懂得这两者间有什么关系。现在想起来倒是喻文州先发现了他自己都理不清楚的感情。

不过队长,不好意思,我想我一辈子都学不会拒绝这个人了。

叶修说西湖下雪很美,黄少天做梦都想去看一眼。

叶修说来帮我打副本,黄少天顶着风雪就去了。

叶修随口一句邀约,黄少天就屁颠儿屁颠儿过来了。

叶修要吻他,黄少天就吻得比他还狠。

黄少天是感性动物,对叶修的无法拒绝是他说不清的本能,他控制不了也不想控制,他觉得这样做自己会很快乐。

可是忽然之间,他的快乐被中断。

他被叶修狠狠的推开。

叶修看来此时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他的眼睛里没有了迷茫而是被惊恐取代,他看黄少天的眼神好像看到了鬼一般。

“怎么是你?!”叶修脱口而出。

黄少天瞬间石化一般,愣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无法解释,也无法回答叶修的那个问题。

怎么是你,短短的四个字抽走了他全部的骄傲。他觉得自己真是自作多情到了可怜的地步,他想捂着脸笑也想闭着眼哭,最想的还是离开这个地方,离开这个人的眼前。

黄少天冲出了房间,门被他重重的摔上。


-TBC-

有预感这文完结之后会大大大修。。。

评论(25)
热度(98)

© 灯笼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