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笼草

懒癌晚期

[魔戒同人][AL]时间秘河

时间秘河

 

莱戈拉斯有时候会痛恨自己的记忆总是那么清晰。所有的人和事物之于他都不曾有似曾相识的模糊感。

当他一箭射穿蜘蛛的头颅时,他会想起阿拉贡第一次来密林的时候可被这些丑恶的大家伙们吓得不轻。

当他漫步走过横跨密林的长河时,他会想起自己曾经骗阿拉贡这是一条被施了秘术的河流,人若是饮了这里的水就会变得迷茫严重的甚至会失去记忆。好长一段时间阿拉贡远远的看着这条河都是小心翼翼的绕道走,莱戈拉斯总是跟在身后偷偷的捂嘴嘲笑。后来阿拉贡真的不小心掉进河里去了,莱戈拉斯将他捞出来的时候阿拉贡一脸像被人抽去了灵魂的失魂落魄。

“阿拉贡!阿拉贡!你醒醒!”莱戈拉斯有些慌了神,他用力的拍打着阿拉贡的脸想将他从迷茫中拉回来。

阿拉贡呆滞的转过头,一双灰色的眼瞳征征的看着眼前焦急的精灵,似乎过了几千几万年,又或是好几个轮回过往,他忽然激动的抓住莱戈拉斯的肩膀,眼中似有火光燃烧:“莱戈拉斯!我还记得你!太好了!”

莱戈拉斯愣了一瞬,明白过来之后没忍住“噗”一声笑趴在了阿拉贡的肩膀上。

以前的北方游侠可是好骗的很。那个时候他还叫埃斯特尔。

后来的阿拉贡还是会和莱戈拉斯一起去密林深处探险顺便杀几只蜘蛛练练身手,也还是会和他一起仰望星空然后听他讲一些精灵族古老的传说。只是阿拉贡的笑容里总是多了那么一分说不出的迟疑,有时候莱戈拉斯看着他的时候会觉得阿拉贡自己都不确定自己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

随着阿拉贡年纪的增长,莱戈拉斯发现他的嘴边慢慢的长出了淡淡的胡渣,眼神里也不再有少年时的莽撞和犹疑,多了一份沉稳和肩负使命的哀伤。而自己一直都没变,在阿拉贡的眼中自己慢慢的变成了一个孩子般的存在。

他觉得自己被他宠着。这种感觉让他很是不爽。

可无论他怎么努力,他和阿拉贡之间的差距却变得越来越大。

后来他终于明白了他和阿拉贡之间隔着的不是一条河,不是一座森林,也不是种族间的差异,而是时间的流逝。

而若那是一条河,他会拾一段密林古松的枯木,逆流而上去到他的身边。

若那是一座森林,他可以沿路挑逗调皮的松鼠,踩破脚下干枯的树叶,一路唱着愉快的歌儿来到他的身边。

若是种族间的差异,他有时候也会觉得做人类也没什么不好。如果暮星能做到他也可以。

可那是时间。都说精灵是被眷顾的种族,无病无痛,甚至没有死亡。可是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必须从出生开始就学会积累悲伤。无法忘记无法选择。这样的无力感在别的种族眼里却是神的眷顾。而如若一个精灵向别的种族痛诉这种痛苦大概会被别人嗤之以鼻,骂一声矫情。

 

莱戈拉斯一直觉得阿拉贡是懂的。他身体里流着精灵族的血统,又从小在瑞文戴尔长大,他应该是明白精灵那种悲春伤秋的寂寥的。所以他没有反对暮星放弃精灵永生的决定。但是他却对莱戈拉斯同样的想法采取了坚决反对的态度。

 

“不行!莱戈拉斯!你怎么可以有这么可怕的想法!”阿拉贡扶着莱戈拉斯的肩膀,一脸严肃的看着他。

精灵蔚蓝色的眼眸黯了黯,他自嘲般的勾起嘴角,轻轻推开了阿拉贡转身离开。

 

“我懂了,在你心中能陪你一生的只能是她。”

阿拉贡看着精灵那仿佛能被一阵风吹走的羸弱背影,握紧了拳头,咬伤了嘴唇,才没让自己追上去。

他们的矮人朋友来到他的身边,拄着大斧头,也望着精灵渐渐隐去的身影。

“原来精灵走路也是会踉跄的。”他笑道。

阿拉贡苦笑了一下,泄气般的一屁股坐在了铺满落叶的地上。

“为什么不追?你知道的,要是你们决定在一起谁要敢说半句闲话,我一定一斧头把他劈成两半。”

“谢谢你,我的朋友。”阿拉贡朝他微微一笑,然后开口,声音如梦吟一般:“可是我欠他的实在太多,我再背负不起他生命的欠债。莱戈拉斯不该和我一样经历生老病死,他属于绿林属于自由的天地间,我想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忘了我的,毕竟他的一生太长,而我即将死去。”

“阿拉贡你有时候真像一个独裁的皇帝。”矮人对未来人皇的这番话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阿拉贡无法反驳。

他很自私,他怕痛,于是擅自帮莱戈拉斯做了这个决定。

在他身前死后,他都只想确认那个眼睛里如大海波光粼粼的精灵射手还活在这个世上的事实。

 

直至阿拉贡死前他都没能再见到莱戈拉斯。

亚雯苍白的手指划过他苍老的脸庞,被他用最后一丝力气握住。

行将就木的老人用已经浑浊的瞳孔看着自己的妻子,费力的张了张嘴,可流出口中的却是一声声旁人听不懂的呜呜咿咿。

刚铎的王后却好似听懂了一般,她合了合眼眸,一行清明的泪水随眼角滑落,她无比温柔的回了一声“嗯”。

仿佛世间再无比这更悦耳的话语,阿拉贡终于安静的离开了世上。

 

他问:他过得好吗?

她回答:嗯。

嗯,那就好。

 

-FIN-

评论(9)
热度(28)
  1. In Full Bloom灯笼草 转载了此文字  到 Almost Lover
    鸦巢:

© 灯笼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