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笼草

少天中心杂食

[喻王黄友情向]克星

有崩坏,无cp


----


克星


 


“天地万物,相生相克。无无敌之人,或极弱之蚁。”


以上是喻文州无意中在王杰希书房的一本古书上翻到的,后来被他抄到了自己笔记本的扉页上。


 


微草战队落根于历史厚重的帝都,自然也都带了些严禁肃穆的气息,就连他们的训练营招生广告上都着重阐述了安静明亮的训练室这一卖点。


当然,这仅限于不和蓝雨对战的日子。


这操蛋的联赛安排,让微草战队每个月总有那么一两天内分泌要紊乱。


 


“黄少已经走到俱乐部门口啦!非战斗人员迅速撤离!”


微草众人敲锣打鼓,奔走相告,跑出数十米大家回头,发现还坚守在前线的就只剩下自家队长王杰希了。


那伟岸坚毅的背影,遗世独立。


看得微草众人如痴如醉,觉得我们队长真是自带祥光,仙风道骨。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王杰希看似淡定的站在门口等侯某人大驾光临的同时,心里有千万头角马正在非洲草原上迁徙。


王杰希有时候也觉得奇怪,自己身高一米八,气场两米八,攀过珠峰,潜过海沟,跳过蹦极,杀过斗神,他一个人可以扛着微草向前飞,就像扛着一个世界。


可是他偏偏扛不住一个黄少天。


 


王队一遇到少天,这画风就变了。


喻文州开玩笑时是这么说的。


王杰希板着脸,说你以为是谁的错?


喻文州摸摸鼻子,有些尴尬,说这样翻旧账不太好,要不我们来单挑一把?


王杰希白了他一眼,说你特么都语无伦次了好吗。


 


其实这真不能怪喻文州,谁叫王杰希平时出现在公众面前的形象总是一脸公事公办的严峻,一脸要养家糊口的严峻,一脸独挑大梁的严峻,总之就是严峻,再加上那双大小眼,严峻起来的杀伤力翻倍增长。


平日欢脱惯了的蓝雨众哪里受得住这等气场,每次一听王队要来,那是整个训练室的空气都要凝固几秒,大家都额角流汗,心中哀呼压力山大,虽然喊出声的只有郑轩一人。


这可跟同样入对方俱乐部如入无人之境的黄少天成鲜明的对比。


作为队长的喻文州只好苦笑,他可没打算让这帮兄弟一整天都压抑在低气压之中,于是只好挥挥手,下令:“关门,放少天。”


 


王杰希觉得自己英明神武的前半生犯了两个严重的错误。


第一个错误就是当年三人初见时自己怎么就一时手滑和看着有些咋咋唬唬但也许人家没那么烦以貌取人不好不好的黄少天交换了电话号码?


第二个错误就是当时为什么还把电话给了那个看上去老老实实温温和和的喻文州?


 


黄少天总说王杰希的北京腔特别好听,经常性的操着蹩脚的京腔普通话骚扰他。


“王杰希儿,听说北京儿今二个天气儿还不错儿,有没有兴趣儿呆儿在家里陪我打儿一把啊?”


“黄少天,”王杰希扶额,“你不用每个词后面都加一个儿化音的。”


“哈哈哈哈,我觉得我说的挺好的啊。”那边笑得毫无自觉。


“……你开心就好。”


然后就是一通不知所云的对话。大部分时候都是黄少天在说,王杰希简短的回应几句,每次战线都能拉长到二十到三十分钟不等。


挂完电话王杰希发现许斌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他眯了眯较大的那只眼睛,也看了回去。


许斌随即向自家队长举起了大拇指,说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耐心这么好!


王杰希表示很无奈,因为挂他电话后果更惨。


没错,他试过。然后……哦,没有然后了,不要逼他想起如此恐怖的回忆。


你可以把他拉黑啊。许斌建议道,虽然不怎么道德,可这才是黑科技存在的价值。


王杰希摇摇头,说不可能,喻文州也有我电话,那小子是棵墙头草,就爱看热闹。


没错,这招他也试过,你问然后?然后他脑补了黄少天在听着手机那头冰冷的系统女声后,先是眼瞳睁大表示惊异,随之唇线扬起,冷笑,王大眼儿啊王大眼儿,太天真了!


接下来喻文州的电话就如反坦克炮一般轰了过来。


不接?万一真是喻文州打来的怎么办?


拉黑?他可不想第二天电竞周刊的头条就是蓝雨微草队长关系恶化是为哪般?


毕竟两家公会前几天才在网游里混战了几场。


 


无数个夜深人静的夜晚王杰希都辗转反侧,打法天马行空的魔术师脑洞也是天马行空。


他忽然噌一下坐起来,如遇神助,恍然大悟。


喻文州,问你个问题。


深夜,电话,朦胧的月色,低沉的声音,暧昧的问题……喻文州差点就脱口而出爱过,还好及时收手不过也惊出了一头冷汗。


就知道云秀推荐的电视剧不能多看。


这边还没来得及细想,王杰希又抛出了个问题。


你是不是在报复?


喻文州一愣,这怎么硬生生从爱情伦理剧变成了恩怨情仇剧了?


再一转念,他有点明白了,这是在说几天前的全明星团战吧?


 


如果说现实中王杰希拿黄少天无可奈何,那在游戏里喻文州对上王杰希的无可奈何简直达到骇人听闻的地步。


王不留行,中药名,石竹科植物麦蓝菜,专治各种手残。


“太残忍了。”


全明星结束后,王杰希和喻文州在厕所偶遇,俩人并排站着释放自己的时候,喻文州朝王杰希的方向看了一眼,忽然感叹道。


王杰希也顺势往下看了看,有些受宠若惊。他摆出尽量谦虚的姿态,微微皱眉,拉好裤链,回头安慰道:“其实男人的好坏并不是靠大小决定的,而且喻队你还年轻……”


微草队长语出惊人,蓝雨队长吓得拉裤链的手一抖,差点夹着肉。


当时还不觉得有什么,此刻这通深夜电话打起来,往日那些细节一一回想起来,王杰希更觉得自己想的没错,感情这些帐都被喻文州记在他那个神秘的小黑本子上呢。


 


“哦,所以王队是觉得我在利用少天向你报复?”喻文州哭笑不得。


“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


“也不是你们蓝雨的战术?”


“……不是。”


“呵呵。”


“你要我如何证明?把心挖出来给你下饭吗?”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喻文州再次对自己竟然去看狗血爱情剧的行为深恶痛绝。


“这倒不用,除非你能让黄少天一周之内不来烦我。”


“……我们还是来说说把心挖出来下饭的事吧,王队,你喜欢糖醋味的呢还是椒盐味儿?”


 


话虽这样说,喻文州拿黄少天倒不是毫无办法。


相反黄少天对他家队长那是真服气。


黄少天是谁?生于暑气正盛的8月10日,典型热血慕强的狮子座圣斗士。刚出道就叫嚣着蓝雨宇宙第一战队,剑指斗神,单挑拳皇,把魔术师“王大眼儿”这个外号喊得人尽皆知,比赛时的垃圾话更是拉了满满的一车仇恨。


可他偏偏对手速惊人的喻文州人前人后都恭恭敬敬的喊着队长,要知道这可是当年魏琛在时都没能享受过的待遇。


谁敢说蓝雨队长半句不是,先问问剑圣手上的冰雨答应不答应。


 


不过王杰希是经历过俩人不太对付的时期的。


他记得那次是第三赛季季后赛的第一场,微草主场迎战蓝雨,喻文州和黄少天也随队前来观摩比赛。


当晚三人跑出去撸串儿之后喻文州提议说不如我们找个地方来复一下盘?


王杰希掐指一算,说我家就在附近,去我家吧。


 


再看一遍今天的比赛对于蓝雨骨灰级铁粉黄少天来说无疑是种精神折磨。正经历成长阵痛的蓝雨今天可是被势头正猛的微草毫不费力的就给收拾了。


他觉得自己还能在面对微草队长时,能给他递他够不着的羊肉串而不是顺手拿那铁钎子捅过去,真是素质感人。


看录像的时候黄少天一言不发,明显心情不太好,王杰希也看的有些心不在焉,好似更愿意去捣鼓他那套古色古香的茶具。唯有喻文州看的那叫一个聚精会神,还拿出了他的小本子在上面写写画画,时不时还会把视线从屏幕上的王不留行移到操作者身上,意味深长的看两眼,又开始埋头写写画画。


王杰希被看得起鸡皮疙瘩,他想这家伙该不会在写什么关于自己的暗杀计划吧。正策划着如何能把喻文州的小本子弄到手,忽听黄少天嘟囔了一句:整天就知道整这些没用的,操作上不去还不是被人吊打。


他说这话时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坐在最左边的王杰希都听到了,他肯定坐在中间的喻文州也听到了。


可是毫无章法一味猛冲还不是一样被人吊打。喻文州说。


比赛场上瞬息万变,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与其绑手绑脚搞什么战术还不如放手去干,随机应变。


战术的目的是为了发挥一加一大于二的实力,有时候个人能力的缺陷也可以用团队来弥补。


只有那些技术不过关的人才会说这样的话吧。黄少天笑。


叶秋也说过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是啊,可是他一个人就破了别人两个人的繁花血景。


……


眼看气氛有些僵硬,王杰希尴尬的咳了两声,刚准备说些什么来岔开话题,就听喻文州淡定的吐出了三个字:熊孩子。


屋里像响起了晴天霹雳,正好劈中王杰希,他被雷得外焦里嫩。


黄少天噌一下站起来,脸涨的通红,怒目瞪着喻文州。熊孩子这个称呼是魏琛还在蓝雨的时候经常挂在嘴边的用来教育他的,被他引为黑历史之一。


黄少天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情绪之后,也不甘示弱的反击:吊车尾的。


……


王杰希当时很怀疑下个赛季要是蓝雨真准备让这两人同时出现在比赛中,这两人会不会比敌人还先打起来。


转念他又想到了喻文州那一言难尽的手速,于是迅速否定了自己这个想法。


 


后来第四赛季两队再相遇时,王杰希惊奇的发现喻文州竟然真的琢磨出了一套成熟的战斗体系,既有团队战术,取长补短以少胜多,又能充分发挥出黄少天游走蛰伏,一击必杀的个人才能。


这是王杰希真正服了喻文州的一刻。


不过早在他之前已经有人服得更加彻底。


王杰希有时候也会无聊想要八卦一下,他问过黄少天你和喻文州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画风转换如此突然?


黄少天立马就开始“我们队长怎么怎么厉害”“我们队怎么怎么好”巴拉个没完。


王杰希觉得耳朵疼,之后又想去撬喻文州的嘴。


喻文州故作神秘的压低声音,说一物降一物呗。




-fin-



评论(7)
热度(266)

© 灯笼草 | Powered by LOFTER